您的位置 首页 股票知识

股票操纵案例分析(中国操纵股市案例分析报告)

中国操纵股市案例分析报告(第一辑) ——阜兴朱一栋、“华北第一操盘手”李卫卫操纵“大连电瓷”案 本期人物谱:朱…

中国操纵股市案例分析报告(第一辑)

——阜兴朱一栋、“华北第一操盘手”李卫卫操纵“大连电瓷”案

本期人物谱:朱一栋,男,1982年2月出生,江苏省阜宁县人;李卫卫,男,1986年11月出生,山西省繁峙县人。

朱一栋原本是一个勤奋的“富二代”,他的父亲朱冠城名下的阜宁稀土实业有限公司,是国内稀土行业颇有名气的民营企业。2000年,18岁的朱一栋留学加拿大,在约克大学就读国际金融贸易专业。5年后,朱一栋回国。回国后,朱一栋并没有进入家族企业,而是自主创业,创办上海莎博化工科技有限公司,2008年中旬该公司被风投机构收购。2009年,朱一栋接手父亲的公司,担任阜宁稀土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接手后朱一栋开展利用所学的专业开展国际贸易,在香港、日本、德国注册多家贸易公司,在国际市场做多稀土出口,将大量库存及自有配额在2年内完成近20倍收益。

股票操纵案例分析

朱一栋

本来,朱一栋的接班做得都很不错,但跟很多富二代一样,他也慢慢对老爹的生意有了不同的意见,他觉得实业挣钱太慢,因为学的是金融,他知道资本市场的赚钱魅力,于是,他开始慢慢转向资本市场。

2011年,朱一栋与同年出生的绍兴人赵卓权一道,在上海组建上海阜兴投资有限公司(后公司更名为阜兴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公司名字指的是俩人的家乡,阜代表阜宁,兴代表绍兴。

阜兴集团开始在资本市场兴风作浪。

2012年到2015年,阜兴集团在上海组建了4家私募基金公司,分别是上海意隆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意隆财富)、上海郁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郁泰投资)、上海西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西尚投资)、易财行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易财行),这四家公司成为了他们募资的平台。其中,意隆财富在基金业协会备案为其他类私募基金管理人,郁泰投资、西尚投资备案为私募股权、创业投资基金管理人,易财行备案为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人。这四家公司由朱一栋在阜兴集团旗下统一管理,实行一体化运营。其中,郁泰投资主要负责募集环节中的产品设计、备案、投后管理和兑付清算等业务;意隆财富主要负责募集环节中的产品销售;西尚投资实际由上海郁泰的人员负责经营,郁泰投资借用其名义对外开展业务;易财行主要负责基金销售。

这4家私募机构,销售能力之强,共设计和备案了160只产品,募集了368.45亿元的资金,平均一只产品2.3亿元。这些产品募来的钱,案发后经会计师事务所审计,98.9%的资金投向了富建集团等43家阜兴集团的关联公司,资金到达关联公司账户后,又被被迅速转移到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的个人账户,多次转移后募集资金被转入多个“资金池”账户,供朱一栋、赵卓权及阜兴集团根据需要划拨使用,资金池的总量达到348.46亿元。

2016年,朱一栋开始打上了上市公司的注意,他准备收购一家上市公司借壳上市,于是找到大连电瓷(002606.SZ)原实际控制人刘桂雪,双方达成初步收购意向后,朱一栋还支付了定金。但是,由于购买大连电瓷存在其他竞争者,朱一栋担心刘桂雪毁约,于是朱一栋手下阜兴集团的并购重组事业部总经理郑卫星建议朱一栋先在二级市场买入,提前布局。即先通过配资在股市里面买大连电瓷的股票,如果刘桂雪变卦,可以靠市场上慢慢买股吃下大连电瓷,如果收购没问题,大连电瓷重组也是大利好,大连电瓷的股价肯定可以涨,能顺便挣笔钱。总之怎么都是赚。

在朱一栋的许可下,郑卫星帮其找来了所谓的“华北第一操盘手”——李卫卫。李卫卫出场了。

股票操纵案例分析

号称华北第一操盘手的李卫卫

李卫卫,这个86年的山西小伙子,并没有耀眼的背景,网络上其公开的信息也不多,李卫卫并非毕业于名校,2009年毕业于江西科技学院会计系,2010年3月进入光大期货担任投资顾问工作。2014年1月,离开光大期货后进入首创期货担任投资顾问,2015年5月,出任首创期货长虹桥营业部总经理,一年后的6月,在接手朱一栋这一桩联合坐庄操盘的“大生意”后,李卫卫从首创期货离职。在2011年至2016年离职之前,李卫卫还一直使用“利弗兰德”的名字开通新浪博客,在上面发表转载一些关于期货开户和交易的信息。其内容大多都是较为浅显的期货信息,抑或是类似《做事不找借口》、《快乐是什么》、《资源决定一切》等网络传销体鸡汤文。正是由于李卫卫是以期货资讯起家,也形成了其此后在股票操作中,大量地利用杠杆、以资金驱动为主大胆而冒进的期货式操盘风格。从这些信息来分析,朱一栋找李卫卫合作,出事只是早晚的事情。

股票操纵案例分析

李卫卫博客

李卫卫离开首创期货前夕,便通过股权转让等方式成立了一家属于自己的投资公司——北京宝袋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宝袋财富”),这是他的操盘大本营,宝袋财富公司背后有一批“金主”,主要是杭州、温州的资金盘,为期货、股票账户配资为主业。

朱一栋与李卫卫签订合作理财协议,合作模式是阜兴集团向李卫卫提供配资保证金,李卫卫负责从场外配资并操作账户交易“大连电瓷”。

这里要给大家普及一下配资炒股的概念,已经知道的朋友可以略去不看。所谓配资炒股,就是你自有本金10万,找到一家配资平台,给你5倍的杠杆。你用这10万作为保证金,配资方给你50万,然后你用他们的账户来操作股票。配资方的收费模式是按利息收费,或者按照股票盈利的一定比例收费,比如二八分,或者二者兼而有之。配资方为了保证资金安全,会在合同中约定强制平仓线。如果你账户亏损达到平仓线了,配资方会强行平仓,比如50万的股票市值,因为下跌,现在只有价值42万,配资方因为掌握了账户的控制权,直接会强制卖出你的股票,拿回自己的本金,亏损的是你自己的钱。强制平仓让很多配资炒股的投资者欲哭无泪,有时候,股票被强平了后,过几天又涨了回来,但是自己已经血本无归了。

朱一栋和李卫卫采用的也是这种模式,朱一栋提供保证金,李卫卫去找配资,李卫卫负责操作配资的股票账户。据不完全统计,2016年7月至2017年3月,阜兴集团控制的个人银行账户共计向李卫卫控制的银行账户支付保证金约7.46亿元,向其他李卫卫合作配资方的银行账户支付保证金约9.21亿元,加起来共16.67亿。

人性总归是贪婪的,对年轻人尤其是。朱一栋给的保证金很多,李卫卫又特别相信自己的操盘水平,李卫卫飘了,朱一栋的金融大厦开始倒下了第一张多米诺骨牌。

李卫卫想赚更多的钱,于是私自提高了配资的杠杆比例,多余的钱用来炒其他股票。本来朱一栋给李卫卫1个亿,双方约定配资杠杆5倍,李卫卫可以操作的资金有5个亿。但是李卫卫和配资方私自约定用8倍的杠杆,李卫卫就有了8个亿的资金。多出来的3个亿,李卫卫用来买了其他股票。这其中包括华铁科技(603300.SH)金一文化(002721,SZ)、华英农业(002321.SZ)、长缆科技(002879.SZ)、凤形股份、华闻传媒(000793.SZ)等股票。

2017年2月底,李卫卫用多余的资金私自操盘的一只股票(据说是华铁科技)连续2个跌停,导致配资的信托账户爆仓,连累同一账户的大连电瓷也被资金方强制平仓,2月28日和3月1日两个交易日连续闪崩跌停。朱一栋没办法,只能挪用自己的私募基金资金池的钱大量买入进行“护盘”,但是仍然无力回天。在“大连电瓷”股价连续跌停的情况下,朱一栋决定紧急停牌启动重大资产重组以防止股价继续下跌。2017年3月2日,大连电瓷停牌。2017年12月6日,大连电瓷复牌,但复牌后连续四个跌停,之后更是一路阴跌2018年1月底。随着央视报道对朱一栋、李卫卫的报道,舆情导致散户恐慌性抛售,大连电瓷再次跌停,又一次触发了信托账户平仓。同时,李卫卫刚好用的那个信托账户交易其他三只股票,也被强平。这么一来,两位翻本的机会也没了。截至2018年3月28日,这两个80后操纵大连电瓷亏了5.5亿多。

股票操纵案例分析

爆仓

爆仓后接下来就是投资者的挤兑,朱一栋扛不住跑路,阜兴高管集体自首,上海公安局介入,将案子定性为集资诈骗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阜兴系就此落幕。2018年8月29日,朱一栋在境外被抓获,押解回国。2012年到2018年,6年时间,朱一栋从一个坐拥300亿财富的80后,等待他的是法律的严惩。

下面是朱一栋和李卫卫操作大连电瓷的手法,给大家结合现行法律规定进行一些介绍。

《刑法》第一百八十二条规定了操纵证券、期货市场罪,该条规定:

有下列情形之一,操纵证券、期货市场,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一)单独或者合谋,集中资金优势、持股或者持仓优势或者利用信息优势联合或者连续买卖,操纵证券、期货交易价格或者证券、期货交易量的;

(二)与他人串通,以事先约定的时间、价格和方式相互进行证券、期货交易,影响证券、期货交易价格或者证券、期货交易量的;

(三)在自己实际控制的账户之间进行证券交易,或者以自己为交易对象,自买自卖期货合约,影响证券、期货交易价格或者证券、期货交易量的;

(四)以其他方法操纵证券、期货市场的。 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2019年06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法院联合发布了《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操纵证券、期货市场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操纵市场司法解释》),对该条情节严重、情节特别严重做了量化规定。

股票操纵案例分析

操纵市场司法解释

第二条 操纵证券、期货市场,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一百八十二条第一款规定的“情节严重”:

(一)持有或者实际控制证券的流通股份数量达到该证券的实际流通股份总量百分之十以上,实施刑法第一百八十二条第一款第一项操纵证券市场行为,连续十个交易日的累计成交量达到同期该证券总成交量百分之二十以上的;

(二)实施刑法第一百八十二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三项操纵证券市场行为,连续十个交易日的累计成交量达到同期该证券总成交量百分之二十以上的;

(三)实施本解释第一条第一项至第四项操纵证券市场行为,证券交易成交额在一千万元以上的;

(四)实施刑法第一百八十二条第一款第一项及本解释第一条第六项操纵期货市场行为,实际控制的账户合并持仓连续十个交易日的最高值超过期货交易所限仓标准的二倍,累计成交量达到同期该期货合约总成交量百分之二十以上,且期货交易占用保证金数额在五百万元以上的;

(五)实施刑法第一百八十二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三项及本解释第一条第一项、第二项操纵期货市场行为,实际控制的账户连续十个交易日的累计成交量达到同期该期货合约总成交量百分之二十以上,且期货交易占用保证金数额在五百万元以上的;

(六)实施本解释第一条第五项操纵证券、期货市场行为,当日累计撤回申报量达到同期该证券、期货合约总申报量百分之五十以上,且证券撤回申报额在一千万元以上、撤回申报的期货合约占用保证金数额在五百万元以上的;

(七)实施操纵证券、期货市场行为,违法所得数额在一百万元以上的。

第四条 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一百八十二条第一款规定的“情节特别严重”:

(一)持有或者实际控制证券的流通股份数量达到该证券的实际流通股份总量百分之十以上,实施刑法第一百八十二条第一款第一项操纵证券市场行为,连续十个交易日的累计成交量达到同期该证券总成交量百分之五十以上的;

(二)实施刑法第一百八十二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三项操纵证券市场行为,连续十个交易日的累计成交量达到同期该证券总成交量百分之五十以上的;

(三)实施本解释第一条第一项至第四项操纵证券市场行为,证券交易成交额在五千万元以上的;

(四)实施刑法第一百八十二条第一款第一项及本解释第一条第六项操纵期货市场行为,实际控制的账户合并持仓连续十个交易日的最高值超过期货交易所限仓标准的五倍,累计成交量达到同期该期货合约总成交量百分之五十以上,且期货交易占用保证金数额在二千五百万元以上的;

(五)实施刑法第一百八十二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三项及本解释第一条第一项、第二项操纵期货市场行为,实际控制的账户连续十个交易日的累计成交量达到同期该期货合约总成交量百分之五十以上,且期货交易占用保证金数额在二千五百万元以上的;

(六)实施操纵证券、期货市场行为,违法所得数额在一千万元以上的。

实施操纵证券、期货市场行为,违法所得数额在五百万元以上,并具有本解释第三条规定的七种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情节特别严重”。

第五条还对“控制账户”做了规定:

第五条 下列账户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一百八十二条中规定的“自己实际控制的账户”:

(一)行为人以自己名义开户并使用的实名账户;

(二)行为人向账户转入或者从账户转出资金,并承担实际损益的他人账户;

(三)行为人通过第一项、第二项以外的方式管理、支配或者使用的他人账户;

(四)行为人通过投资关系、协议等方式对账户内资产行使交易决策权的他人账户;

(五)其他有证据证明行为人具有交易决策权的账户。

有证据证明行为人对前款第一项至第三项账户内资产没有交易决策权的除外。

2016年6月28日至2017年3月2日,朱一栋、李卫卫累计控制使用461个账户(账户组)用来交易“大连电瓷”,在155个交易日中,这461个账户持股占该总股本比例于2016年7月27日达到5.08%,首次超过5%,根据《证券法》的规定,应该进行披露。2016年8月18日之后账户组持股占比一直维持在5%以上,最高持股比例在2017年1月26日达到39.85%。

2016年6月28日至2017年3月1日期间共有159个交易日,这461个账户组在其中155个交易日交易“大连电瓷”,累计买入了约3.53亿股,买入金额约135.7亿元,累计卖出2.88亿股,卖出金额113.8亿元。根据证监会的审计,;李卫卫的交易量占该股市场交易总量的平均比例为20.64%,占比超过20%的交易日85天,最高占比为2017年1月11日的66.27%。已经构成了《操纵市场司法解释》关于情节特别严重的规定。

我们来看看,李卫卫的具体操纵手法,并不新颖,也非常常见。但凡是研究过证监会处罚案例的操盘老手,也不会这样肆意的采用。正如一个北京一位在圈内侵淫近20年的资深操盘手坦言,“李卫卫的操盘方式简单粗暴,并不是资深的老谋深算的操盘手所惯用的手法,还是太年轻,对资本市场缺乏基本的敬畏之心,操盘手最忌讳的就是在不同的股票上动用同一批账户坐庄,这样做,风险被数倍放大,甚至会出现“牵一发而动全身”的连坐。”

第一个手法:连续交易,拉抬股价后反向卖出

(1)在盘中连续交易,拉抬股价。根据证监会的认定,以“30分钟内拉抬幅度超过2%,且期间买入占比超过20%”为标准,李卫卫控制的账户组在大连电瓷交易中,有54个交易日发生88次盘中拉抬行为,平均拉抬幅度3.2%,其中85次存在拉抬中或拉抬后大量反向卖出情况。比如,“2016年12月12日13:00:02至13:06:40,账户组以明显高出申报前一刻市场成交价的价格连续买入成交86笔共1,471,658股,期间股价由42.40元上涨至46.80元,拉抬幅度10.38%,同期买入占比82.80%。拉抬后反向卖出1,305,785股,卖出金额59,655,649.25元。”

(2)在收盘前15分钟连续交易,拉抬股价。证监会认定,以“尾市期间股价涨幅超过2%、期间买入占比超过20%”为标准,李卫卫账户组在2016年9月28日、2016年10月14日、2016年10月18日、2017年1月16日等4个交易日存在尾盘拉抬的行为。比如,2016年9月28日,账户组在收盘前15分钟内,买入委托140万股,占比45.15%,成交133.93万股,买入成交占比53.59%,期间股价上涨2.48%。2017年1月16日,账户组在收盘前15分钟内,买入委托55.4万股,占比33.27%,成交48.35万48.35股,买成交占比41.38%,期间股价上涨4.08%。

第二种手法:虚假申报再撤单,操纵开盘价,开盘涨停后反向卖出

如在2016年12月5日开盘集合竞价期间,李卫卫控制账户组以涨停价买入申报15笔,共计185.97万股,占期间委托价位以上买入量57.74%,在开盘集合竞价可撤单期间撤回69.99万股买入委托,买撤单数量占买入申报比例37.64%,当天股价以涨停价开盘,开盘后李卫卫账户组马上反向卖出145.7万股,涨停价卖出获利。

第三种手法:对倒交易,在自己控制的账户之间交易,影响交易量指标

根据证监会的处罚认定,李卫卫控制的账户组在2016年6月28日至2017年3月1日,存在对倒的交易日有125个,平均对倒比例为6.01%,对倒比例超过10%的交易日有36个,超过20%的交易日有7个,最高对倒比例为2017年1月11日的49.10%,此外账户组在4个交易日还存在通过大宗交易方式进行对倒的情形。

对倒交易在证券操纵中也很常见,对倒交易在主力的帐户中除了损失一点手续费外,股份数量没有发生变化,但达到了其想要的目的,就是为了制造虚增的成交量,营造一种交投活跃的假象,引短线资金去追涨。

第四种手法:利用信息优势,发布利好消息,操纵股价

因为“大连电瓷”股价不稳,2016年11月中旬,李卫卫去找朱一栋,要求他发布利好信息配合其操盘。2016年12月3日,大连电瓷发布“关于公司年度利润分配及资本公积金转增股本预案的预披露公告”;2016年12月9日,大连电瓷发布“关于控股股东增持公司股份暨持有股份达到20%的提示性公告”;2017年1月17日,大连电瓷发布“关于受让浙江东亚药业股份有限公司部分股权暨对外投资的公告”。在发布这些公告前李卫卫账户组前疯狂买入,发布公告后,股价上涨净卖出获利。

2018年7月31日,证监会对李卫卫作出200万元罚款及终身禁入证券市场的处罚,2020年1月3日,证监会对朱一栋作出终身禁入证券市场的处罚。而朱一栋采用私募基金进行非法集资的案件也在审理中,具体量刑结果尚未出来,笔者分析,朱一栋将面临操纵市场罪、集资诈骗罪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数罪并罚,李卫卫涉嫌操纵市场罪也会受到刑事处罚。尽管法律总究会对他们作出审判,但数万名投资者的资金如何兑付仍然还在等待。本公号将会持续关注。

下一期:前海人寿姚正华的资产腾挪手法解析,敬请关注。

股票操纵案例分析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艾斯财经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nasc.org.cn/post/15524.html

作者: 艾斯财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