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股票知识

梅花易数中的三要十应与体用生克的具体关系是什么?在具体应用中的范畴是什么呢?

从数术的角度来讲,现在流传的《梅花易数》“外应”占法实际上蕴含了很大的欺骗性成份,在没有基础骨架的情况下,梅花…

从数术的角度来讲,现在流传的《梅花易数》“外应”占法实际上蕴含了很大的欺骗性成份,在没有基础骨架的情况下,梅花占的外应基本上可以讲是“猜应”,但仍然有很多易学爱好者沉迷于其中,倒底是因为什么呢?

实际上从江湖术的角度来讲,梅花易数的外应占具备着几个很容易迷惑人的因素,下面给大家分析一下:

一、外应的多样性造成了外应占法的灵活性同时也为取应的随意性或随机性保留了充分的余地。

《梅花易数》的外应法则,如果没有多大准确性,而又要让学习者能够长期相信,而不生疑心,首先需要这个方法有足够的灵活性,从《梅花易数》三要十应篇中可知,《梅花易数》的外应可分为“天时、地理、人事、时令、方卦、动物、静物、言语、声音、五色、写字”十应,同时又有“正应、互应、变应、方应、日应、刻应、外应、天时应、地理应、人事应”等另一种说法,要知道,在预测的时候这些外应是同时存在于我们身边的,比如一个人求测官职,测得震卦为“体”,如果按十应的法则来考量,逢“天元云翳,天朗气清,则为乾卦主应,测之不吉,而如果一边有“茂林修竹”则应之主吉,若同时林中有羊,则为兑卦主应,测之又为不吉。同样以静物为例,须知我们生活在世间,我们身边的事物从来不是单一的,比如一个人坐在桌边,那他的前面可能有纸、笔、书本、电脑、水杯等等,同理,一个人站在路边,他面前的外应同样也不是单一的,比如一个老人走过来的同时会有一个女孩一起走过来,同时在占测者与老人之间,又有树木、车辆、路标等物,从外应的角度来讲,这些事物都可以取为外应,那取哪个为准呢?以梅花易数中所讲的方法,是“于闹喧市缠之地,人物杂扰,群物满前,何事拓何物为吉?吾占卜之应,此又推乎理而合其事。盖于群动之中,或观其身临吾耳目之近者,可以先见者,或以群事分明者,或吾之一念所在者,此发占之所用。”这里面提到了几个标准,一是临着近的、先看到的,二是和求测的事情相应的,三是求测者一念认可的。这三个标准哪个作为第一标准,哪个作为第二标准呢?因此,总结起来讲,就是预测师自己来选。这一点,看似不起眼,但已经为后面如果测不准是如何处理埋下了伏笔。

二、三要与十应理论上的不统一,同样为外应占法的随意性或随机性保留了充分的余地。

在《梅花易数》的外应占法中,三要与十应在理论上是不完全统一的,在《梅花易数》的十应奥论中讲到:“十应固出于三要,而妙乎三要。但以耳目所得,如见吉兆而终须吉,若逢凶谶不免乎凶,理之自然也。然以此而遇吉凶,亦有未然者也。黄金白银,为世之宝,三要得之,必以为祥。十应之决,遇金有不吉者,利刃锐兵,世谓凶器,三要得之,亦以为凶;十应之说,遇兵刃反有吉者。又若占产见少男,三要得之为生子之喜,十应见少男则凶。占病遇棺,三要占之必死;十应以为有生意。例多若此,是占卜物者,不可无应也。”也就是说,三要讲到的吉兆,在十应里同样可以论凶,但十应中的“十应”又同样有吉有凶,而对于同一个“应”中,因为事物的多样性,则同样也可以有吉有凶。而对于吉凶的选择,则同样是取乎于预测者自己。

三、对于同一事物的解释的多样性,同样为外应占法的随意性或随机性保留了充分的余地。

《梅花易数》中三要灵应篇中所讲“人事之应”:“若逢童子授书,有词讼之端;主翁笞仆,防责罚之事。讲论经史,事体徒间于虚说;语歌词曲,谋为转见悠扬。见博赌,主争斗之财;遇题写,主文书之事。偶携物者,受人提携;适挽手者,遇事牵连。”其中“童子授书”也可以解释为“消息当至”,“讲论经史”也可解释为“提携授受之恩”,“适挽手者”也可解释为“相携共进之机”,至于如何解释,则同样取决于预测者的选择。民间流传的邵康节测占的例子中,就有很多这种两面性的解释内容,如“妇人测夫”的例子中,邵子的徒弟因为扇的纸面脱离竹筋而掉落,而认为是:骨肉分离,见不到。而康节先生则说:穿衣见父脱衣见夫,现在脱衣了,今晚必到!就是很明显的多样性的解释。至此,《梅花易数》绕了很大一个圈子,已经把学习《梅花易数》的学子们绕在其中了。同时也为《梅花易数》的外应占法如果测不准时如何应对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前面讲到《梅花易数》外应占法绕了一个很大的圈子,给学习者一个多方面的选择,因此,很多学习《梅花易数》的爱好者往往会在学习《梅花易数》的时候,感觉无法捡择,不知道如何取应,而对于预测的结果,同样没有把握,我们常常看到很多学习了多年《梅花易数》的学习者,占对一卦后欣喜非常,这本身对于预测师而言就不应当是一个正常的心态,须知“预测”是对未来的选择,在预测结果出来前,所有的预测的准确率为零,而对于预测的准确率的计算,也不应当是象外界说法中提到的,前一卦准确率为百分之八十,后一卦准确率为百分之四十,两卦相加除二,准确率为百分之六十的计算方法,而应当遵循木桶的短板原理,即木桶能装多少水,取决于木桶最短的那块板,即最低的预测准确率,由此分析,很多学习《梅花易数》的研究者,恐怕都很难保证预测的稳定性,因此才会在偶中后欣喜不已。

如果《梅花易数》中的外应占法,具有如此的欺骗成份,而大家在预测的时候,又很难保证预测的准确率,那为什么很多学习者会沉溺于此中,很难真实地去考虑其中的欺骗性,反而为这种骗术推波助澜,鼓吹不已呢,后面,就要给大家讲一下《梅花易数》的外应占法如何在别人测不准的时候,让大家不认为是“外应占法”的问题,这部分是《梅花易数》外应占法中欺骗性最高明之处。

一、外应的多样性,为预测结果提供了多种可能,从而为预测后的“验卦”保留了充分的余地。

前面我们讲过外应占法中蕴藏了丰富的因素,而占法中各种“应法”的不统一,及各种“外应”的丰富性,为预测时如何选择带来了很大的难度,很多沉迷于《梅花易数》外应占的学者,往往在断卦是为选择吉凶而大伤脑筋,但《梅花易数》“外应占法”中各种“应法”的不统一,及各种“外应”的丰富性,却为预测结果出来后,如何解卦提供了多种可能,我身边很多学习《梅花易数》的研究者,往往在预测结果出来后,懊悔不已,认为自己当时如果选另一个外应,则预测结果就会准确,而到了再预测的时候,则又为选择哪一个外应伤透脑筋,如此循环,周而复始,很多学习者就是陷在了这种《梅花易数》“只能验卦,不能算卦”的怪圈中无法自拔。

二、《梅花易数》外应占法的神学化,为预测的不准确提供了一个更好的解释

在现代流通的《梅花易数》“三要灵应篇”序中,序文作者朱虚写道:“夫《易》者,性理之学也。性理,具于人心者也。当其方寸湛然,灵台皎洁,无一毫之干,无一尘之累,斯时也,性理具在而《易》存吾心,浑然是《易》也,其先天之《易》也。乃夫虑端一起,事根忽萌,物之着心,如云之蔽室,如尘之蒙镜,斯时也,汩没茫昧,而向之《易》存吾心者,泯焉尔。故三要之妙,在于运耳、目、心三者之虚灵,俾应于事物也,耳之聪,目之明,吾心实总乎聪明。盖事根于心,心该乎事,然事之未萌也,虽鬼神莫测其端,而吉凶祸福,无门可入。故先师曰:「思虑未动,鬼神不知;不由乎我,更由乎谁?」故事萌于心,鬼神知之矣。吉凶悔吝有其数,然吾预知之,何道欤?必曰:「求诸吾心易之妙而已矣。」于是寂然不动,静虑诚存,观变玩占,运乎三要,必使视之不见,吾见之;听之不闻者,吾闻之;如形之见视,如音之见告,吾之了然鉴之。则《易》之为卜筮之道,而《易》在吾心矣。三要不虚,而灵应之妙斯得也。是道也,寓至精至神之理,百姓日用而不知,安得圆通三昧者,与之论欤!”在这篇序文中,朱清灵子提到,要想学会“三要十应”要做到“当其方寸湛然,灵台皎洁,无一毫之干,无一尘之累······寂然不动、静虑诚存”,同时要“必使视之不见,吾见之;听之不闻者,吾闻之;如形之见视,如音之见告,吾之了然鉴之。”前面的要求已经接近于“四禅定”的境界了,而后面更是将佛教修炼之“圆通三昧”与之相较,从而为《梅花易数》外应占的神学化奠定了基础,现今很多《梅花易数》的研习者,一旦准确率不够,则抱怨自己的修为不足,更有甚者,有《梅花易数》的宣传者提到学梅花易数易学难精,因为要学梅花易数,是要修炼通神的,须知预测术本身只是一门技术,其对预测者的要求只是要预测者“无为”,这里的无为,并不是修炼上的无为炼心,而是讲要求预测者在预测的时候要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不能掺杂主观的判断。而所谓的“学《梅花易数》要修炼通神”则为《梅花易数》戴上了一顶高不可攀的高帽,至此《梅花易数》的“外应占法”,完成了一整套包装,成为很多人多年无法参悟的最高数术法门。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艾斯财经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nasc.org.cn/post/1808.html

作者: 艾斯财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