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基金知识

为什么公募基金经理转向私募时都不复「当年之勇」?

这个话题很有趣,谢谢邀请,本人也来啰嗦啰嗦: 首先要说的是,私募基金这里应该特指证券投资私募基金,也即是一般人…

这个话题很有趣,谢谢邀请,本人也来啰嗦啰嗦:

首先要说的是,私募基金这里应该特指证券投资私募基金,也即是一般人所说的阳光私募基金,投资方向主要是证券市场。这类基金和广义上的私募基金有些不同,广义上的还包括了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私募创业投资基金等。

阳光私募基金,要点是阳光,也即通过证监会备案;私募,募集方式是针对大客户,一般100万以上资金参与;基金,通过信托公司发行,资金银行托管,管理人是投资管理机构。我在这里所说的,都将以证券投资私募基金为主。

阳光私募基金国内发展历史也不过短短十年时间,最早是赵丹阳2004年在深圳发行的深圳赤子之心集合资金信托。在十年时间里,阳光私募基金蓬勃发展,目前管理的资金已经高达3000亿,私募机构上千家,发行的信托产品超过2000个。

为什么阳光私募基金在短短的十年里取得了这么大的发展?一方面,在时代大背景下,是我国处于全球资本化时期,尤其是我国,1991年沪深交易所成立直到今日,席卷一切的资产虚拟化浪潮刚刚兴起,方兴为艾。另一方面,阳光私募基金激励机制灵活,1-2%的管理费,和20%的浮动业绩分成,利字当头,引起了金融界的精英人士趋之若鹜,这其中,就包括仅仅收取1-2%管理费的公募基金,及其业绩提成寥寥的基金经理。当然,不仅仅是激励机制,在监管机制上,阳光私募基金可以通过空仓、满仓、超级重仓(单个投资标的可达到产品规模的30%)、对冲等灵活操作来实现自己的投资理念,这对渴望更大的用武之地的基金经理来说,不能不说是一个非常大的吸引力。

在展开前先讲讲阳光私募基金的分类,按资金结构的不同,可以分成结构型和非结构型,非结构型一般就是指管理型的,风险收益一致;结构型的有很多种结构,未来可能会发展出非常多种的结构,这里面的学问就多了,这里暂不展开,一句话来说,就是根据收益和风险的喜好来区分集合资金的不同类别。还有可以按股东结构,分成有限合伙型和一般型;按期限分成到期,非到期;按投资范畴,分成股票型、债券型、混合型、货币市场型、期货型等等,按地区划分,北京、上海、广州……

————————专业人士请从这里开始阅读————————

按基金经理的来历来分,这就是上面所提到的,公募基金转投私募基金就是其中的一种分类了。一般来说,基本上可以分成以下几大类:公募派、券商派、媒体派、民间派、其他金融机构派。目前公募派和券商派基本上占了半壁江山,公募派发行的信托产品超过500多个,券商派发行的信托产品超过600多个,媒体派30多个,民间派300多个,其他300多个。

金元惠理基金公司_金元比联基金公司_金元基金

以下是对各个派别的投资策略操作风格的分析:

公募派

公募派指的是从公募基金公司出来转投阳光私募的基金经理。这里应该从起源说起,公募基金,在我国最早也不过是在1998年开始,最初的几个基金公司,包括了国泰、南方、华夏等几个,在1998年到2000年时,只有封闭式产品,规模相对较少,只有几百个亿规模。2000年后,发行了开放式产品,公募基金迎来了一段高速发展期,2007年牛市中规模达到高峰的3万亿,目前保持在这个规模上下。

王端端基本上将两者的差异讲得很好了。这里可以向圈外的人士解释一下,国内的公募基金一般是由券商、信托公司发起成立的,如华夏基金,背后的股东就有华夏证券、北京证券,又或者是后来的银行等等金融机构。股东的背景,代表了一种资源的支持。这无论是基金公司,或者是一般是上市公司,非上市公司,都是同一原理。

最早公募基金公司,其实这些人,也是来源于券商,比如说华夏基金,最早的范勇宏、郭树强、江晖、王亚伟这一批人,全都是券商过来的。这些人有什么优点?就是中国最早规范化、系统化地学习西方的价值投资的一批人。当然,学习的过程大家都差不多,但最终得到的东西,那就是师傅带出来,修行靠自己了,什么是价值,怎么投资,何时投资,大家的理解大相径庭。

这里要补充一个非常重要的理念。公募基金最初得以成立,是在1998年的金融危机中产生的。中国高层已经感受到了国际资本巨鳄对中国的虎视眈眈,所以,跟股市一开始就是为了解决国企的融资相类似,公募基金必须承担起中国金融稳定发展的重要政治使命。为普通投资者争取利益,是基金经理的首要任务,但除此之外,没有一定的政治素养,当什么基金经理?这同样适用于奉行独立研究的研究人员,尤其是当其影响力已经成为市场重要的分支因素时,更应该考虑到其言行对市场的影响。

金元惠理基金公司_金元比联基金公司_金元基金

除了以上可能让有些人觉得可笑的使命外,公募基金在仓位上保持60%以上的规则,让某些基金经理感觉到了不适应,对他们一些人来讲,也许出走,才是奔向自由的康庄大道(这一规定实际上往往成为了公募基金产品被攻击的破绽之一,这里面就不展开论述了)。总体来说,公募基金,像是在写律诗,平仄、押韵,处处有桎梏,而阳光私募,则是在写自由诗,任意挥洒,纵横四海。律诗的作品,处处有根有据,经典之作颇多,而自由诗,则随感情波动较大,泥石俱下。杜甫或许适宜留在公募基金,李白则适宜出走。

我们再看看李白们出走后的数据:(根据私募排排网)来自公募基金的阳光私募基金经理93个,近一年来最优的产品(注意是最优),其中59个取得了正收益,23个负收益。排名靠前的20名,年收益超过20%;除了某私募基金产品收益-42.50外,其他为负的,最高也不过-18%。总体来说,风险控制相当不错。几年来收益稳定的不泛有来自公募基金的明星基金经理,如广发基金的何震、长盛基金的田荣华、华夏的江晖、嘉实的赵军等等。这些人都当年之勇得很。

我们来看看他们的数据:

星石投资的江晖:目前正在运行的信托产品共有39个(公募派中最多),难得的是从2007年的第一个产品到2013年5月成立的产品,全部都正收益,最高收益74.52%,近一年来所有产品都是正收益。(2014年发行的两个产品还未进入公示期)

汇利资产的何震:目前正在运行的信托产品共有17个,除了2010年的两个产品-8.50%和-4.89%外,其他的都为正收益,最高收益为122.91%,是2008年成立的,其所有产品,近一年来收益率全部为正。

淡水泉的赵军:目前正在运行的信托产品共有38个,除了中国机会三期为-4.95%(中国机会系列是在私募元老杨骏因病引退,严重亏损的情况下接手),其他的全部收益为正,近一年来所有的产品也同样为正收益。

当然,有些明星基金经理转私之后业绩不佳的也有,在这几年的市场环境下,裸泳也是难免的。

券商派

券商派指的是从证券公司出来的人。从证券公司里面出来,可以细分到从证券公司资产管理部门出来,从证券公司研究所出来,或者从证券公司营业部出来等等。岗位或职位对应地有些是资产管理负责人,有些直接是从研究所研究员转成阳光私募基金经理的,有些是营业部拥有大量客户资源的经纪人,有些是地方营业部负责客户服务的分析师。券商派跟公募派相比,显得江湖味重了点。

从证券公司资产管理部门出来的,跟公募派相类似,规范化管理,研究、投资、交易、风控部门配备齐全,人脉资源、信息资源多,但产品规模相对一些公募基金会小一些。而投资规模的大小,往往会影响产品投向的选择,比如说100亿的资金规模,在配备个股时,是比较难在创业板中买到很多股份的;相反,只有一两个亿,买几个银行钢铁放在那里,意义也不大。

从研究员直接转成阳光私募基金经理的,这就面临了一种转变,即从卖方分析师向买方的转变。这实际上涉及到了理论研究跟实际操作的变化。从卖方的角度上看,做好研究,做好推销就可以了;而买方,还需要解决整合信息,选择建仓时机、卖出时机,资金管理、控制投资风险等等问题。

经纪人或者是地方营业部的分析师,这些人就显得草莽英雄一些了。一般来讲,他们身后都是骸骨殷殷了,死的不是客户,就是对手。他们具备了两种的特质,一是特别能忽悠;二是实战经验特别丰富。仅仅特别能忽悠,也可以,发行产品是很容易,但如果没有自知之明,在管理阳光私募产品时如果也横插一脚,最终结局很可笑;实战经历特别丰富(当然,这涉及到违规问题),这个很难得了,但没有理论高度,有可能会面临市场规则改变、环境变化后,何去何从的问题。

金元基金_金元比联基金公司_金元惠理基金公司

有人或许会说,研究员同样也可以实战经历特别丰富啊,其实能当研究员,尤其是券商的研究员或者是公募基金的研究员,都是名校出来的精英,而薪水福利也不会太低(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到最后,年薪千万都有可能,正道是通过努力成为金牌分析师或者转为基金经理,根本不需要代客操盘来冒这种人生风险,但这几年公募基金经理的不断落马,也让人看到了,人类的贪婪和非理性之兴盛,简直匪夷所思。

这一派的代表人物有裘国根、李华轮。

重阳投资的裘国根目前正在运作的产品超过57个,最高收益200.03%,亏损的产品5个,最大的亏损为-11.88%,近一年来所有产品净值都为正,无论是业绩还是管理的规模,都是行业内顶尖。

朱雀投资的李华伦也不遑多让,正在运作的产品超过55个,最高收益94.29%,亏损数量15个,但最大的亏损仅仅为-5.27%,近一年来所有产品净值都为正。风险系数方面,要比裘国根低些。

发现阐述已经超出超出了本文的范畴,所以下面略说一二。(其实是因为懒)

媒体派

金元基金_金元惠理基金公司_金元比联基金公司

媒体派也即是来自于财经媒体的人。这部分的人,一般来讲,信息渠道会比较灵通,跟上市公司关系也相对较好,这方面他们是优势。

民间派

民间派通常都是所谓的民间股神出身的人,跟券商经纪人或者分析师一样,一是通常特别能忽悠,二是实战经历特别丰富。但通常民间股神,如果是包装起来的,最终劫数难逃,该那去那去。

实业派

实业派就是从实业转为做资本市场的,这类的人,对相关行业走势、企业管理、人脉关系维护、财务报表分析都会有一定的实战能力,但不一定擅长资金管理,而不擅长资金管理,也就意味着风险。见风是风,见雨是雨,固然世界如此;但焉知风雨有时,无风起浪,才是资本市场的常态?

学者派

这类人理论构建非常高,但往往会陷入理论、模型,焉知资本,本来就是游戏。

投资,是一门科学,也是一门艺术;是理论的高瞻远瞩,也是实战的如履薄冰;是残酷冰冷的理性数据,也是人性的贪嗔痴疑慢;是镜子的现实,也是现实的镜子;是如花朵一样的同构,也是如流星一样的偶然。

声明:以上都是我个人的妄想猜度,或者在网络上的抄袭,涉及到的人,我一个都不认识。劝告各位,资本市场戾气太重,平时请多读佛经。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艾斯财经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nasc.org.cn/post/622.html

作者: 艾斯财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